从吐鲁番出发一路向西,本报“重走玄奘路 洛阳再出发”采访团路经乌鲁木齐,到达霍尔果斯,一路上感受新疆发展的加速度。
    “重走玄奘路 洛阳再出发”大型采访活动由洛阳市委宣传部、偃师市人民政府、洛阳日报报业集团共同主办,洛报集团整合营销中心、河图网、偃师市广播电视台、洛阳马蹄泉旅游度假村联合承办。

玄奘沿丝绸之路一路向西
        贞观元年8月,玄奘法师从长安出发,到贞观五年(公元631年)秋末冬初到达目的地——摩揭陀国的那烂陀寺,他跋涉了4年多,行程5万多公里。
        一路上,玄奘偷越玉门关、过五烽、到伊吾、至高昌,继续西行至阿耆尼国(今新疆焉耆)、龟兹(今新疆库车)、跋禄迦国(今新疆阿克苏),经过今天的撒马尔罕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境内,最终到达古代印度。
        不少人会有疑问:玄奘法师当年从长安出发,目的地在印度,为何舍近求远,绕那么远的一个圈?
        中国玄奘研究中心研究员、副秘书长董煜焜介绍,玄奘所走的路线恰恰是丝绸之路,经济繁荣,来往商旅很多,比较安全。另外,这条路线沿途皆是信仰大众部佛教的地方,玄奘在西行途中也理所当然受到了许多优待。
     “玄奘为了心中理想从长安出发,经丝绸之路远赴印度求法。这条路不仅见证了古时中国与西域各国的合作交流,而且也见证了玄奘法师为中印两国的文化交流作出了的卓越贡献。”洛阳马蹄泉旅游度假村董事长郭向伟说。

偃师商品通过霍尔果斯销往国外
        1300多年前,玄奘法师沿着古丝绸之路一路向西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,我们沿着新丝绸之路一路向西,向霍尔果斯这个被誉为西部崛起的“新深圳”迈进。
       霍尔果斯,蒙古语意为“驼队经过的地方”,位于亚欧大陆桥我国最西端,与哈萨克斯坦接壤,是我国面向中亚、西亚乃至欧洲距离最近、最便捷的开放窗口,与南疆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口岸和北疆阿拉山口口岸,同为新疆目前向第三国开放的3个口岸之一。
      “跨境旅游胜地 免税购物天堂 创业投资热土。”这是矗立在霍尔果斯市的户外广告语。
        上午10时,我们在霍尔果斯市行政服务大厅办理了出入境通行证,来到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。这里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名优产品,当然,中国的特色商品在这里还是最有吸引力。
   “快看,这些是偃师的布鞋。”采访团的几个人又惊呼起来。
      在这家小店,几个哈萨克斯坦的商人正在打包,准备直接带回国。
   “不仅是布鞋,咱们偃师的三轮摩托车、针织品、电线电缆好多产品,都是经霍尔果斯的铁路口岸出国的。”郭向伟说。

口岸建设有洛阳人民的身影
        2016年 6月7日,对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来说是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。就在这一天,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终于通过国家验收,自此正式对外开放。该口岸也凝聚了洛阳人的心血——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承建了霍尔果斯口岸站的部分站前工程。
       霍尔果斯铁路口岸于2010年10月正式开工建设,2012年12月22日经国家口岸办批准对外临时开放。作为新亚欧大陆桥第二通道的重要节点之一,霍尔果斯铁路口岸在这条大通道中扮演的角色具有特殊意义。
        早在2011年,中铁十五局派驻人员进入霍尔果斯。由于该项目工期紧、任务重,施工人员集体苦战,仅仅用三个月的时间,按期优质安全地完成了施工任务。在新疆建设发展中,中铁十五局先后参与了兰新铁路(兰州至新疆阿拉山口)、格库铁路(格尔木至库尔勒)、乌鲁木齐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以及新疆境内的多条国道和省级公路。
      在霍尔果斯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市容整洁的西部边陲小城,这里有着熙熙攘攘的商旅和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。而在这背后,正是在“一带一路”的催生下,霍尔果斯正成为我国西部一颗冉冉升起的耀眼新星。(李迎博/文 陈占举/图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责任编辑:林治坤